有人說:「付出了一堆,到頭來,卻是爽到別人在享受。」只能笑著回:「至少從頭尾都沒有對不起過,甚至連心靈都不曾有過。」

但不求別人可以做的像自己一樣,至少從未有一絲一毫的出軌。。。。。

(photo by errol_51)

 

 

和她二人的相遇在一場偶然,她總是說著自己家人的爭吵與工作的不悅,久而久之,他靜靜的聽著,慢慢的成為她忠實的聽眾,在彼此見面後,他緩緩的牽起了她的手,二人就這樣的墜入了愛河。

 

常聽人說:「相愛容易相處。」這一點也不為過,有一回,他忙於一些工作與鎖碎的私事,少了忠實聽眾情侶的她,又這麼巧的在一個偶然機會下與另一個他,彼此也成為了互相依賴的友情關係,而她不時的和這個他談論著自己擁有的那個他,聊著聊著,這個他也就像最初與她相識的那個他做了相同的動作「傾聽」,自然而然的,她就像是有了另一位聽眾似的,只要有心事,只要不開心就找這個他,讓人摸不清她的舉止為何,動意為何,只明白關係很曖昧。

 

情侶間有誰沒有吵過架,只是區分大吵與小吵,吵多久罷了,每每當她和男友吵架後,她總是馬上想到那位可以傾聽她心事的另一個他,就像小鳥依人需要有個伴,雖然她男友曾質疑過二人的關係,但她總是說:「我和他僅是陌生的朋友。」有誰可以相信這種信任度與依賴度超高「陌生」朋友關係,想想,我們都曾聽過老婆或女友不願老公和男友在出遊時,眼睛是看著別的女人,只是不懂為什麼她可以如此自豪於自己僅是有個異性知心好友,其它什麼也沒有去做過,往往當二人的「愛」要淡到逝去時,大都是出現了一位很要好的異性,先由心靈的出軌,慢慢才轉入身體的出軌,這種事在社會版早就履見不鮮,而她卻活在自己的想像,想像著自己的聖潔,只是想,沒馬上去做,就不算犯錯,等到犯錯時,再來說道歉嗎?

 

她活在於自己的自以為,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做著自己覺得沒有錯的行為,稍被人冷落就一付想走人的態度,不過卻又希望被人在乎自己的存在,擅於指責他人,甚至動不動就開口罵人,卻又要別人對自己恭維,這樣是不是一個極度自我為中心的人呢?我想只有她自己可以明白,畢竟走偏了以往原則的是她自己,而不是別人左右了她的思維。

創作者介紹

光城遊蹤

gming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