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夜是一個深層的黑暗面,然而光依然存在其之中,只是尚待找尋罷了。

(photo by epsos)

 

 

 

男方,是一位上市櫃大企業的主任級員工,已有家室,育有一女,外貌略有福相,體形壯碩,初識時,在其未表明身份前,其談吐已讓人深感沉著穩種之勢,所以;聽到其職務時,一點也不令人訝異。

 

女方,初識時,著很淡的底妝,淡到有點像脂粉未施,面相與體態有著中年婦人之姿,但仔細一看,可以想像到,年輕時的美貌,現職為某髮廊髮型設計師,抽淡煙,言談中從沒談到自己,所以;對於她的一切也就無法得知些什麼。

 

記得第一回,見到他們二人時,那親密的動作,就感覺像一對熱戀的情侶,不,不對,應該用夫妻來形容更為貼切,只是從他們口中,都稱著彼此為:「朋友」,僅是朋友關係。

 

然後,從男方友人口中得知,女方已失婚,育有一女,前幾年曾和一中年男子同居,不過該男子,似乎有酗酒情形,且有暴力傾向,因此後來,也就不了了知的分手了,但中間好像發生過一件天大的事,一件近乎不倫的事件,此應為分手的導火線,但女方未提告,也未報警,也許這是雙方分手的協議條件,只是讓人感覺到姑息的意味十分深重。

 

再來回到主題「背德惡女」,也許個人本身的自有的高道德標準,我對故事中的女子的行為,很不諒解,其本身明白自己已失婚,且又有一個不開心的同居過程,如今,見此一條件尚優的已婚男士,竟無所不用其極的勾引著對方,如生日時,必要求對方一定要南下與其一起渡過,正巧該女的女兒目前因讀書而就讀於北部,家中只剩她自己一人獨處,孤男寡女,共處一室,二人的曖昧之舉,更不得不讓人猜想,要說成單純的友情,實在難以令人相信,加上男方不時的獻上殷勤,舉如女方電腦故障,女方一通電話,他必然就一定要親自南下服務,不辭勞苦,另有,女方因工作在忙時,男方南下相找,也可自由進出其住宅,這樣的二人對友人都稱彼此為:「朋友」,想想,有幾人會相信呢?

 

我想幸福一詞也許得來不易,但見到別人幸福時,又何需只顧自己感受,而不去想想別人的觀點,如此自私於私慾的人母,實令人難以苟同,當然男方也有錯,不該背離妻女做此等違人父之舉,而當前幾天她笑著對友人閒話家常說著:「唉唷,你真健忘,我是髮型設計師。」「快過年了,快忙死了。」不禁讓人想要回她說「不對,你應該是說,唉唷,我是背德的惡女設計師,快過年了,不知怎麼找理由讓男方來陪我過好年,煩死了。」

 

結什麼緣,出什麼果,對於這位背德惡女,只有無言以對,再想到他已是為人母,還真不得讓人擔心其女將來的心智長成,社會亂,其出必有因,這等重慾輕道德的母親,真令人汗顏至極。

創作者介紹

光城遊蹤

gming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