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像場賭注,只是我們的籌碼是「時間」,不會多,只會少。

(photo by crystaljingsr)

 

 

我把「愛情」當做一場夢,偶然會讓人在惡夢中驚醒,偶然會閉上雙眼回憶著夢中的一切,深怕那記憶不夠深不夠濃,一下子就被遺忘。

 

父母那一代,沒有「三高」這用詞,到了我們這一代末期,「三高」成了先決條件,就像要進入大企業一樣,沒有高學歷的話請往它處發展,是教育改變了人,還是現實呢?

 

今天看到了一篇以「裸婚」為題的文章,感覺它就像是回到了父母那一代,相愛的二人只要肯拼就能有夢,至少在父母那一代,可以讓人感受到他們完成了夢想,而我們這一代,卻只是在等待著被驚醒於夢中。

 

曾經,我也有一個夢,可惜在現實中它無法成形,當對方單方面要求經濟要能有些富裕生活下,我明白了現實的殘酷我也得去面對,自然的美夢因此被打碎,如今,日子依然要過,現實依然面對著,消失的只有那曾用過感情愛過的路人,「愛」不需要用後悔來帶過,至少不是把它當成一場遊戲在玩弄。

 

 

p.s 生命中曾出現一個貴人,可惜就差那臨門一腳,但他說過的那句話,著實的讓我感動著,他說:「一個工程師助理,請一個二技學歷的反比一個碩士好,因為碩士才不會想當助理,他只是想來學經驗。」

 

我缺了一腳之助,不過這一腳卻不是我要的,它反倒把我踢了下來,只因人事部主任說:「同樣的薪水,二技和碩士,我當然選碩士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光城遊蹤

gming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