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過了一年,我縱然知道你早已成家了,

可是還是抱著想見你一面的念頭,因此,今年的台灣之旅還是必經台中一回,

而且也有朋友幫我約了你,這個請求是我私下拜託的,畢竟還是想當面和你聊一聊,

 

隨著暮色來臨,車子下了高速公路不久後,緩緩的來到了中港路,這個令我既熟悉又懷念卻又帶點悲傷的都市,我又來了,

時間也慢慢的來到了吃晚飯的時刻,

內心不知是緊張還是興奮,竟七上八下噗通噗通急促的跳著,讓人感覺很不舒服,

沒多久,朋友就開始在相約吃飯地點的附近找起了停車位,

深埋在心中深處的感觸,此刻更是難以用言語來形容,

 

當踏入大伙相約的餐廳時,眼光就不停的在四週找尋你那熟悉的身影,

怕被你悄然的走近,瞬間把我這二年好不容易平撫好的心情,完全擊碎,

好在,你並沒有這樣的出現,

而是在大伙都入位拿起菜單後,才帶著老婆與小孩一同走了過來,

「嗨~不好意思,來晚了。」你簡單的對著在場的眾人開了一個場白,

也似有注意到我的存在,向我點了個頭致意,

看著你身旁的女人和小孩,還沒等你自我介紹,就很清楚的可以知道你們的關係了,

 

在一頓飯的時間後,大伙各自找比較熟識的人聊起了天,話起了家常,

而我眼中的餘光始終向在對你說:「為什麼?還沒開口找我說話呢?」

果不其然,原來你是在等機會,當你老婆帶小孩去上廁所時,

「白,我們去外面聊聊,好嗎?」你終於開口了,

我微笑了一下,點了頭就跟在你後頭往餐廳外走去,

這動作,就像當年一樣,只要你開口,我都會毫不猶豫的跟著你,

載我來的友人並沒有開口說什麼,只是簡單的用眼神向我示了個意,畢竟他當我的垃圾筒也很久了,他也明白這個常存於我內心的節還是需要解開的,而且要找當事人,也就是你才能化解開來,

跟在你背後時,我注意到了你的背影,竟讓我起了一種陌生感,是二年的時間轉變?還是你為人父後的成長?

 

「對不起。」你開頭第一句就是先向我道了歉,

這個歉,我用淺淺的微笑來接收了,

接著你開始說著,為何會不告而別的消失理由,

你說在家人的要求下,獨子的你接受了相親,也順利的在短短幾個月內步入了禮堂,

然而,這些事卻是現在才讓我知道,

「你在乎過我的感受嗎?」我眼中的淚水早已打滾成珠,難以控制的往臉夾上潸然落下,

我帶著哽咽的語氣,問你說:「要不是你,我會放下心結束第一段婚姻嗎?」

你看著我流淚了,可是那眼神早已不是二年前呵護我、心疼我的表情,

反而像一個陌生人看見路人甲在哭泣,那種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冷寞神情,

還記得你曾說過:「不想看到我傷心流淚的樣子。」

但你卻是讓我如此傷心落淚的人,

強忍著淚水不停落下的我,一時也說不出話來了,

而你不知是反應不過來,還是怎麼的,竟不敢用眼神直視著我,

心寒的感觸,原來這麼的傷人,

就算時間流逝了,傷感的情緒原來還是如此的真切、透徹,

空氣似乎在此刻凝結成了霜,

直到你開口說出這句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對白,

 

「白,我還愛著妳,我依然是愛妳的。」

當聽到這句話時,雖然心中湧上了一股高興的快感,

可是,幾經理智的思量後,我真不敢相信你這男人竟然會說出這種話,

特別是在人事早已不同以往的現今,

你、我的身份早已不同,不再是當時的情侶關係,而你也和別的女人結了婚,成了為人父,

我卻依然是那位失婚帶著女兒的女人,

不過,卻不是那種想要把自己過去的苦痛轉嫁給別的女人的女人,

而你這時說出口的這句話是純粹想安慰我嗎?

還是想扮演那位曾令我受傷過的男人一角呢?

我明白,也清楚了,

原來,你是這樣的男人,

當初的一切,還有痴情找尋你二年的時間,

最後,竟讓人有種哭笑不得的愚昧感,

拿出背包內的衛生紙,我擦起了淚水,

也試著擦亮我的雙眼來看看現在站在我眼前的這個男人真實的模樣,

終於,我淡淡的回了你一句:「這句話,請留著說給你老婆聽,也請好好的顧好你的小孩。」「我不希望有第二個我,再發生在別的女人身上。」

你聽罷,沒有說什麼,就往前與我擦身走進了餐廳內,

留下我,孤獨的站著門口,

然而淚水它又控制不住的留了下來,

無法再壓捩住傷心的情緒,我往比較少人的地方走了過去,

深怕傷心的哭聲被人聽見了,

 

那晚,不知是入秋的寒意侵襲了嗎?

還是對自己這段感情的心寒所致,

竟然感覺到份外的寒風刺骨而入,

伴著淚光,我想這份傷心的情事,也終於可以在此劃下休止符了,

不用再去想著以前的你是怎麼了,不用再想去找回過去你殘留在我身上的體溫,

不用...我想我再不也用把你當成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來處理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光城遊蹤

gming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