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個把月裏,袁軍一直都不再出營對戰,
任憑公孫軍在陣前如何叫陣、挑釁也都沒有出陣也不做任何回應,
感覺就像無視於對方的存在般,
這可能是被劉備三人趕殺一陣後,袁軍士氣久久無法提振下所做的對應方法,
聽說這三人也是平定「黃巾賊」時,頗富勇猛名氣的人物,
所以才不願出陣交戰吧,
就在這樣的情形下,
二軍隔著磐河相望,互相對峙僵持了一個月之久,
直到朝廷為免百姓因戰事而受苦,才特別派了朝中使臣帶著天子詔書,替黎民百姓解決這場戰爭,
雙方就在朝廷出面周斡下以議和結束了這次的戰役,

公孫瓚於是帶著眾將士們返回薊州領地,並且在勃海留下了一些兵力駐守,
算是為了防賭袁軍再犯所做的準備,
而前來相助的劉備等人則與田楷將軍一同前往青州去了,
子龍心中這時產生點失落感,
這個失落感來自於宴會當晚與玄德大人的對話,

那晚,公孫瓚因不勝酒力而醉倒了,
外面的風正涼,月正高掛,
劉備於是相邀子龍出外乘涼,二人分別一左一右的坐在營帳外,
對著外面的月光與營帳閃爍的火炬,
二人的身影在地上不停的晃動著,
本來就存在於子龍心中的疑問,剛好趁著這機會請教玄德大人,
「玄德大人,子龍不懂,不知是不是能請教您一個問題?」
劉備面帶笑容的對子龍說:「有什麼樣問題,儘管問。」
「戰場是無情的地方,為何你卻能夠統領眾人遠來相助呢?」
劉備看了看子龍,微笑的回:「眾人相信我,所以跟隨我,而我的好友有困難,我理所當然的能幫忙就幫忙,這是很簡單的為人處事,合乎常理,不是嗎?」
子龍點點頭後又問:「但這戰場無情,死傷難免,這本來不是你與相信你的人會遭遇的,他們如何接受因你個人的友情而以命相博呢?」
劉備這時側了一下頭看著子龍,依然笑笑的回:「男兒從軍,志在戰場殺敵求勝,他們追隨我,自然明白這點,何況義勇軍並非虛名,我為好友是出自於義,如此天經地義的事,有什麼好讓人質疑的呢?」
子龍這時稍稍解了自己心中些許的疑問,接著又問:「自黃巾起,百姓已受到太多的傷害了,如今諸候們又為了自己的慾望爭奪領地引起戰爭,百姓要何時才能太平過日呢?」
這時一陣微風吹過,劉備對著子龍說:「好涼快呀,子龍你有感受到嗎?」
「嗯。」子龍淡淡的回覆,
接著劉備就說:「微風吹起,人就感受到涼快,百姓要太平,就要由很多人去做很多事才能達到,當然過程也會出現阻礙,就如同這陣風要吹到這,不也經過山與樹的阻礙才能吹到這嗎?而我現在在做的,就是你想要的,想要聽聽嗎?」
「想,我想要聽。」子龍的眼睛這時睜大了起來,耳朵也豎了起來,
「天下是漢朝的天下,如今各地爭戰的都是在爭奪漢朝的領土,我身為漢的子孫,為發生這樣的事而感到羞愧,所以我帶著支持我,相信我的人,在為復興漢朝的威望而努力,而我的部隊皆是各地徵召而來的義勇軍,我們也一直以大義為出發點,為的就是解決爭端,目的就是為了讓百姓安居樂業...」
說著說著,劉備問了子龍:「你覺得誰會喜歡打打殺殺的戰爭呢?」
「我想沒有這種人。」子龍了當直接的回,
「哈哈,對的,這答案絕對是正確的。」
劉備這時站了起身,回頭看了子龍一眼後說:「子龍呀,像現在這樣的短暫時光,不也很快活嗎?只是它是短暫的,如果變長了,那不就是安居樂業的日子了嗎?」
「喔,沒錯,你說的對,說的對。」子龍這時也笑了起來,
這短暫的對談、閒聊,讓子龍對人生的目標找到了曙光,然而也相對的在心中出現了一種相見恨晚的遺憾,

「為什麼,我一開始不是投靠在劉備大人的靡下呢?」

如今劉備大人將去青州,而子龍卻要前往薊州,
這南北的相隔,真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再相遇,
也讓子龍心中在解決了一個疑惑後,又增加了一個煩憂。

創作者介紹

光城遊蹤

gming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